油价走势取决于增产远景 油企评级持续承压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近期大幅下调今明两年原油价格预期,该机构资深分析师在15日召开的商品市场研讨会上表示,由于原油价格存在继续下跌的风险,油企评级前景继续下调的负面压力仍然存在。

油价走势取决于减产前景

自2月中旬以来,国际油价反弹幅度超过40%,但当前水平较2014年的高点仍低三分之二。普氏能源资讯中国区编辑部总监塞巴斯蒂安·刘易斯认为,本轮油价持续下跌主要是供给过剩所致,这与2008-2009年金融危机引发的需求萎缩有本质上的不同,因而可能持续时间更长,跌幅更深。

刘易斯指出,过去两年俄罗斯、沙特、美国三大产油国的产油量都在增长。美国原油产量在2015年达到最高峰,新增产量主要来自页岩油。分析师此前一直预期油价走低将导致页岩油产量下降,但事实上美国页岩油产量在去年一直上升,直到最近才小幅下降。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是,技术进步导致钻井平台和油井生产率显著提升,尽管美国钻井平台数量从1200个减少到现在的500个,但产量并没有减少。

与此同时,为保持市场份额,欧佩克也在提高产量。刘易斯表示,2009年油价暴跌时,沙特曾削减产能从而推动价格恢复平衡,但过去两年价格同样是暴跌,沙特产量却不减反增,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然而并非所有欧佩克成员国都在增加产量,事实上,比较小的成员国比如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由于原本产能就有限,在低价下无法保证生产,所以被迫削减产能。

刘易斯预计,如果欧佩克产量不再增加,美国页岩油产量也有所下降,在供给减少、库存消耗更快的条件下,原油价格才有可能更快恢复平衡。但这需要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都达成减产协议,而这能否达成非常值得怀疑。长远来看,预计油价长期价格在每桶80美元左右,未来两到三年的价格将低于60美元。

标准普尔近期也下调了油价预期,将2016年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从此前的每桶55美元下调至40美元,2017年预期从每桶65美元下调至45美元。此外该机构还削减WTI和布伦特原油的价差预期,认为在美国解除原油出口禁令后,未来两地价差收窄将是大趋势。

油企评级继续承压

今年以来,标普已多次下调大型油企评级,最新的举措是2月初下调了包括雪佛龙在内的10家投资级美国大能源公司评级,并将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的评级展望降为负面;2月下旬下调英国石油、道达尔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三大欧洲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评级。

此间,标普还下调了沙特阿拉伯、哈萨克斯坦、巴林、阿曼等中东产油国的评级,表示油价下跌令这些国家债务违约的风险上升。这是其在过去一年内第二次大规模下调产油国评级。

对于上述一系列调整,标准普尔亚太区企业评级资深董事卢文正表示,本轮油价下跌从2014年7月就已开始,但相关评级并没有太多反映,主要是考虑到多数油企保持着比较好的财务状况,有空间缓解油价下跌的压力。但油价进一步下跌到每桶40美元以后造成的影响比较大,需要对所有石油公司进行重新的评估。

卢文正表示,整体来看,油企评级前景继续下调的负面压力仍然存在,原油价格仍然是主要的风险因素。亚太区油企以国企为主,而北美和欧洲等地油企以私营为主,北美地区非投资评级的油企超过100家,其中一半评级在BB-以下,违约风险比较高,亚太区油企相对充裕的流动性对评级调整提供了一定缓冲。

卢文正称,油价低迷对炼油企业而言比较有利,炼油业务利润率仍然较好。但钻井承包商和油田服务企业还没有渡过最差的情况,钻井公司面临上游企业勘探和生产资本支出进一步减少、提升钻井效率和削减成本的压力,合同取消风险也在加剧。

为应对油价下跌带来的压力,油企纷纷采取成本削减、资本开支削减、下调股东回报等措施。卢文正预计,今年亚太区大部分油企的资本开支降幅将较前两年放缓,主要考虑到石油行业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开支必须跟上产能规模,因此企业持续大幅削减资本开支的可能性不大。另外考虑到亚太地区多数油企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些公司进一步削减股息的动力也比较小。此外由于对进口原油依赖度高,出于能源安全等因素的考量,亚太地区国营企业大型兼并收购活动有望复苏。

责任编辑:Keyi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油价 减产相关阅读

核电重启、油价,沙巴体育外围,走高 能源产业新一轮景气周期已至

4月1日,在大行情逼空上涨下,核电、油气等能源板块引领市场。核电重启得到确认,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等,产业链利好新一轮景气周期或已至。

时隔三年多,核电再度重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4月1日,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刘华在论坛上介绍,今年会有核电项目陆续开工建设。我国现有运行和在建核电机组56台,机组数量已达到世界第三位。中国将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继续发展核电。

这是自2019年核电重启预期重燃以来,最明确的官方表态。自2015年12月以来,中国核电行业经历了三年多的“零审批”状态,到2019年2月开始,福建漳州核电1号机组等环评公告发布,增强了核电重启预期。

3月18日,生态环境部披露,该部门已经受理2个核与辐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分别是福建漳州核电厂1、2号机组以及中广核广东太平领核电厂一期工程。

4月1日,Wind核电指数大涨4.97%,创出近一年新高。个股沃尔核材、台海核电、中核科技、兰石重装等纷纷站上涨停位置。

核电市场规模达6000亿

据胡小禹、吴文成研报统计,截至目前,国内已商运机组共45台,合计装机容量4590万千瓦;在建机组12台,合计装机容量1272万千瓦;还有6台等待核准,合计装机容量773万千瓦;此外,还有25台机组已开展前期工作,合计装机容量3012万千瓦。

不过,这与“十三五”目标提出的2020年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国泰君安黄琨、李煜此前分析,三代核电有望在“十三五”后期进入批量化建设阶段,假设每年将开工6至8台三代核电机组建设,则对应设备投资年均约500亿元。

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目前正在建设中的首批三代核电机组单台造价160-200亿元。假定每年开工6-8台机组,对应年均设备总投资约500-600亿;其中核岛投资约300亿。

而据开源证券任英杰研报估算,按照广东和福建的每台第三代百万级千瓦的核电机组的总投资大概需要200亿元。按照《中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目标,中国需要在2019至2020年开工建设30台单机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总投资有望高达6000亿元人民币,未来核电前景可见一斑。

核电相关企业受益明显

平安证券胡小禹、吴文成研报分析,核电再度开闸,核电设备板块经历几年的调整之后,即将迎来新一轮设备招标,相关设备厂商将显著受益。

此外,2018年11月,国常会核准的国核示范电站(山东荣成石岛湾)一期工程,目前共有中核漳州、中广核惠州、国电投威海3大地区共计6个机组的待开工项目。

太平洋证券张文臣团队研报分析,三年零核准,核心原因在于首堆的拖期问题,而不是国家无意发展核电。实际上,核电领域重磅政策近年来保持密集出台。

除了核电利好较多外,近段时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NYMEX原油期货价格再度站上60美元/桶。油价的上涨不仅直接利好原油生产加工企业,特别是对油服行业的利好也是显而易见的。

原油价格持续上涨

2016年初以来,在产油国减产的影响下,原油市场进入去库存阶段,供给过剩局面修复,同时油价运行中枢也在逐步上移,NYMEX原油期货价格从30美元的近10年低点开始回升,2018年10月份时最高突破75美元,2018年四季度曾一度下跌至40美元,当前再度反弹至60美元附近,仍处于相对高位。从2019年至今的走势来看,整体呈现震荡攀升走势。